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上市民办中小学“绊脚石”搬除,资本化、集团化扩张开启?

本文由搜狐教育“格致计划”内容Top榜收录,来源:传习邦资本介入义务教育,是在做个“公益”的事,还是在主控一桩赚钱的生意?

本文由搜狐教育“格致计划”内容Top榜收录,来源:传习邦

资本介入义务教育,是在做个“公益”的事,还是在主控一桩赚钱的生意?

《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长达两年,迄无定论。11月中旬,对于全国政协的一份提案,教育部网站贴出答复,让问题的答案正在变得分明。

– 1 –

一只黑天鹅,市值一日跌四成

2017年9月,《民办教育促进法》又一轮修订,民办学校分为非营利性、营利性两大类,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

2016年的国办81号文则规定,地方政府应在政府补贴、政府购买服务、基金奖励、捐资激励、土地划拨、税费减免等方面,对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给予扶持。

对于民营办学集团而言,投资兴办非营利性学校,高额的资本回报如何实现?答案是:关联交易。在一个尽人皆知的灰色地带,民办中小学一方面注册为非营利性学校,享受地方政府的各项优惠政策,另一方面又以“购买”服务、协议控制的方式,向公司制实体输送资金、权益,甚至搭建VIE结构,曲线实行海外上市。

2014年11月,总部位于大连的枫叶教育成功登陆港股,发行价2.88港元,募资9.6亿港元,成为第一个港股上市的内地民办中小学办学集团。2016年的成实外教育,2017年的睿见教育、宇华教育,2018年的21世纪教育、天立教育、博骏教育……逐渐汇成一个蔚为壮观的港股内地中小学上市板块。

对于如火如荼的内地中小学上市潮,2018年8月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向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的资本控制说“不”,无疑为一记当头棒喝。作为教育类上市公司一只最黑的黑天鹅,《送审稿》发布第二日,港股教育板块一泻千里,堪比车祸现场。睿见教育、宇华教育、天立教育三大龙头的市值一日内跌去近四成,枫叶教育也跌去三成。

– 2-

艰难“康复”,熊涛选择纵身一跃

港股上市内地中小学的“康复”,艰难地持续了两年,波澜不惊。

期间,宇华教育先后三次巨资并购民办大学——21.5亿并购湖南涉外学院、14.9亿并购山东英才学院、2.2亿并购泰国斯坦福大学,减低中小学业务的营收占比。天立教育、睿见教育、成实外教育则埋头外延式扩展,打造各自的中小学校网络。

2019年11月,受累于第二大股东首控集团强制平仓,成实外教育一度上演股价一日下达八成的惊魂一幕。不过,成实外毕竟有一个由5所幼儿园、15所小学、16所中学、3所大学构成庞大学校网络。2019年财年,成实外录得营收14.9亿元,毛利5亿元,分别保持27.8%、15%的增长。2020财年上半年,即便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成实外也实现营收8.9亿元,毛利3.8亿元,分别增长17.4%、11.5%。

上市民办中小学“绊脚石”搬除,资本化、集团化扩张开启?

展开全文

成实外股价走势,数据来自雪球

传习邦发现,一年的波折之后,成实外又一次站上首控崩盘之际的70亿元市值。

当然,也有彻底踩空的民办上市中小学。总部位于成都的博骏教育2019年一年内股价跌去七成,2020年3月,创办人熊涛、廖蓉夫妇出局,来自四川达州的担保商人王惊雷接盘。5个月之后,破产之后的熊涛选择在锦江宾馆跳下,身后留下唏嘘一片。

《送审稿》出台两年,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中小学上市,似乎踩了一个急刹车。除了民办大学,港股教育板块风头正劲的弄潮儿,由实体学校转为思考乐、卓越教育这一类的上市补习班。

– 3 –

解围突然到来,上市中小学喜大普奔

对于上市民办中小学而言,《送审稿》悬而未决,依旧是一只尚未落下的“另一只靴子”。意料之外的是,教育部对于全国政协提案的答复,又像是在解围,摘去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上市民办中小学“绊脚石”搬除,资本化、集团化扩张开启?

对于全国政协第3379号,教育部的回答集中于两点:

具体而言,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对合法合规的关联交易“持开放态度”。

二是,为避免出现“以非营利之名行营利之实”的情况,在修订《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之际,对关联教育作出规定,要求关联交易公平、公开、公允,合理定价,并建立相关信批、年审制度。

无疑,教育部正是以修订法律“规范”关联交易的方式,第一次公开认同关联交易的合法性。一旦关联交易认证为合法,上市民办中小学也将走出法律规定的灰色地带,变成一桩合法、合规的生意。

教育部的答复,一次性驱除盘踞头顶两年之久的乌云,上市中小学喜大普奔,报之以普涨。其中,天立教育一日上涨32%,一举冲过百亿市值的大关。成实外教育、睿见教育、枫叶教育同样也是“涨声一片”。

– 4 –

民办中小学,资本化扩张新时代?

中小学教育,包含九年制义务教育,也许正是“公益事业”一桩,这是一码事。通过关联交易,向“公益事业”出售有偿服务,获取丰厚的资本回报,则是另一码事。

教育部回复全国政协提案,为港股教育板块逐渐厘清一个法律困境。

2019财年,总部位于东莞的睿见教育实现营收16.8亿元,同比增长35%;毛利7.4亿元,核心净利润4.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6%、33%。

2019财年,总部位于成都的天立教育实现营收9.2亿元,同比增长43%;毛利3.9亿元,核心净利润2.6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0%、41.6%。

两位数成长,让人艳羡。全国扩张一日千里,办学集团如入无人之境。应当说,教育服务的资本化、产业化,民办中小学办学集团的成长壮大,正在成为一个现象级的存在。

“绊脚石”搬除之后,民办中小学,或许又在开启一个资本化、集团化扩张的新时代?

(原标题:民办中小学的资本时代? )

搜狐教育注:搜狐教育“格致”计划,发掘推广教育行业优质深度内容,给读者提供更具前瞻性的文章阅读。欢迎关注微信搜狐教育(ID:sohujiaoyu)投稿,您的文章将会获得搜狐网和搜狐教育网页端、手机端推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华夏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bilin.com/1980.html

作者: 木易南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7139184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877546@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