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王煜全:失去对未来的思考,就丧失对未来掌控

内容来源 :2 020年11月3日,苇草智库-全球创新的新趋势与新挑战。 分享嘉宾 : 王煜全,全球科技创新产业专家,科 技投资人、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

王煜全:失去对未来的思考,就丧失对未来掌控

内容来源:2020年11月3日,苇草智库-全球创新的新趋势与新挑战。

分享嘉宾王煜全,全球科技创新产业专家,科技投资人、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

高级笔记达人| 王慧俊

责任编辑| 君莫笑审校| 柯洲 值班编辑| 胡铁花

第 5291 篇深度好文:4616字 | 10分钟阅读

内容来源:2020年11月3日,苇草智库-全球创新的新趋势与新挑战。

分享嘉宾王煜全,全球科技创新产业专家,科技投资人、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

高级笔记达人| 王慧俊

责任编辑| 君莫笑审校| 柯洲 值班编辑| 胡铁花

第 5291 篇深度好文:4616字 | 10分钟阅读

宏观趋势

  • 人类进步的底层逻辑什么?
  • 颠覆式创新又意味着什么??

这一年看起来好像是停滞的,但也促使去我们思考更长远的问题,而今天正是基于对未来的思考与大家交流。

人类进步的规律是什么?

我们从事科技行业很多年了,却发现自己对科技如何影响社会缺乏一定的了解。大家一会说科技推动社会的长期发展,一会说总统是谁,美联储的政策是什么?

但如果你知道科技才是推动社会的动力,这些就都不重要。美国社会不是由哪个总统推动的,而是科技,是福特,是微软,甚至是乔布斯,这才是底层逻辑。

一、进步的底层逻辑:进化论

展开全文

人类社会最大的底层逻辑则是进化论,因为这个社会就是在演化的基础上产生且还在不断地进化。

之前我们和自然有互动,是自然的一部分,现在我们已经摆脱了自然选择过程,我们关心的不再是过去捕食和被捕食的关系,而是会选择哪种科技,这种科技又会如何塑造我们?

在科技塑造过程中是有一些规律的,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人类历史战争一直不断,但是现在很少有说到处都打仗,其实我们也知道仍然有战争。

我们其实是活在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人类历史上寿命最长,死亡率是最低,恶性事件最少,战争最少。我们听说了很多战争,并不是因为战争多了,而是因为新闻发达了。

我们生活在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时代,和平可以溯源至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的增长基本是线性的,但从工业革命开始,人类社会进入指数级增长,原因就在于经济规律变了。

驱动我们人类发展动力永远是背后的欲望。

资源是有限的(相对于欲望),过去是零和博弈,你只有去占领、控制,资源才能属于你。

大航海很伟大,但它的第一步导致了欧洲人在南美的疯狂掠夺,什么时候变文明了?就是从工业革命开始,大家不再通过控制现有资源的办法去致富了,而是通过生产销售产品聚集财富。

英国工业革命不完全是蒸汽机的作用,最主要的是工业革命开端解决了一个核心的问题,叫做大规模生产。大规模生产就是工业化通过科技革命,带来英国第一批首富。

制造首富从工业革命开始,规则变了,当有一群人聚到一起生产出来的财富能够扩散到普通人时,他就聚集了大量的物质,形成巨大的财富。科技实现实业扩散,即别人不是只能被剥削,别人可以跟他学,当人人都介入到生产时,就形成了一个新的平衡。

这个平衡就是所谓的枣核型的社会结构——中产阶级是最大,原因在于中产阶级兼具两种身份,他是生产者,必须要从事生产,同时也是有足够消费能力的消费者。

为什么中产阶级最大社会就很稳定?

因为当他是消费者者时,意味着有购买力,是生产者时意味着他能卖的东西数量是巨大的。所以,工业革命以后形成了一个新的经济规律:生产者也是消费者。

之后就要用新技术去推动经济发展,满足新需求,即在别人的财富基础上不断叠加,整个经济就进入指数级增长。这才是最本质的东西,它就会不断地形成更大规模的新平衡。

所以, 这个时代成功的企业家不仅要科技领先,更重要的是科技覆盖,科技拉动批量生产,批量满足需求供给到市场。仅追求科技的顶尖是不行的,还必须注重市场。中国在这方面就是受益者,就是在铺面的过程中完成批量化生产。

二、科技与文化的进化

因为你是在新的原有基础上去叠加要不断深挖,所以人类的发展规律和我们的欲望逐渐被满足是同步的。差异在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底层是一样的,但往上走就不一样了。

因为马斯洛需求理论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情,他认为人一定会成年化——成年人很无趣,因为我们的需求收敛,但我们又很幸运,因为我们在不断挖掘别人的需求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富有,才能找到新机会。

挖掘需求的能力本身很重要,靠创新,成年人是没有创造力的,成年人的创造力就是收敛,孩子才有创新。

所以,这个社会奖励创造力就意味着奖励童年化,童年化能够衍生出一系列的需求和新市场机会,这是我们能从宏观上去判断的未来发展趋势,因为技术能够更深层次的满足需求。

如何去满足?

用一项足够强大的技术推动,所以,我们看到技术发展是有周期性的。因为当一项技术足够大,能够扩散到各个领域时,这个技术才能成为一项强大的推动力。

国外有个词叫做Cultural Lag—文化滞后,科技推动社会的时候,一开始文化是阻碍社会发展的,但是科技推动力会让文化有个顺应过程。

举个例子,当汽车刚发明出来时主要是解决交通问题,开始只是希望能去更远的地方,但很快就变成可以上班更远一点,可以住到郊外去了,之后可以住大点的房子,房子空间大了,那会买更多电器,更多的商品,沃尔玛就出来了。

这是技术在推动改变,不仅是一项行为方式的改变,不仅是居住方式的改变,最后一定会成为文化。

当每个人独立拥有更大的房子,能够交通更远,行为独立性大大增强了,每个人就成为了独立个体,即美国强调的个人奋斗。

三、科技的周期性

1.颠覆式创新

科技周期性的核心在于破坏性,在于颠覆式创新。

全球是个创新生态,关键在于我如果会做就替代掉他。比如全球汽车生态理念,中国人会做轮胎,做得和国外厂商一样好,价钱更便宜,就把国外厂商替代了。

现在我们倡导国内大循环,要组织自己完整的产业生态,这时颠覆的全是自己人。任何一轮创新都会对现有的社会结构形成冲击,形成伤害。

颠覆式创新的本意是当我们考虑整体社会时,不能只看到创新积极的一面,也要加以考虑破坏的一面。

每一轮创新都是这样的,一开始少数人领先形成强大的影响力,推动社会进步,破坏了好多东西,到人人都习惯了这个破坏后,科技就进入建设期了,进入了人都能盈利,整个社会水平就有回升。

所以,今天我们碰到的只是这一轮科技革命进入破坏的新的现象。

所有人都在喊贫富差距拉大了,我们最担心的贫富差距拉大是什么,是富者永远是那帮人,现在可不是。

根本就没有所谓阶级流动性固化,这是一个历史规律,而且大概率未来很快会进入一个贫富差距缩小的时期。因为先进科技被广泛使用了,尤其在中国,最容易让大家一起共同变富。

财富资源的分配越来越扩散,而这也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这个时代成功的前提是社会协作。

马克思当年看到科技对社会的强大推动力,也看到要实现这种推动力需要的生产关系,当时需要的生产关系是工人的组织性、纪律性,因为你要大规模生产,核心就是规范化,标准化。

但很快就会进入下一个阶段。如果马克思再多活两百年,他看到的规律就会完全不一样,因为他看到的是工业革命带来财富聚集的那个阶段,也就是破坏期。

他没看到破坏之后,西方并不是经受革命的洗礼,而是资本家自觉就发现这个规律就进入了一个缓和期:所有人都参与,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参与者越多经济发展越好。

就是我们一开始想的本质规律,当然制造的首富也越多。所以未来一定会突破这个,因为还有更广泛覆盖的人,还能覆盖到更多人,还能做到更广泛。

首富的财富积累越多,对社会发展是良性的,因为他想积累多,就要惠及更多人。今天的世界首富大多数是欧美人,中国的首富还没出门,我们中国很有可能诞生下一轮世界首富,因为通过中国能够惠及世界上更多的人,未来下一个阶段可能还有超越世界的中国首富。

2.中国的机会

2020年是让我们反思的一年,但也容易让我们偏执。

因为你只看到这一年就会出错,比如美国竞选,为什么拜登逆转了?逆转的核心是钱逆转,为什么钱都逆转了?美国的大资本决定了竞选的成败。

因为大资本需要找到一个好去处,过去这段时间的疫情使得美国的大资本没有了去处。简单来说,挣小钱容易挣大钱难。如果你有一百万,目标是挣一千万,为此你愿意冒些风险;但如果你有一千亿你的目标就变了,不是变成一万亿,而是不贬值。

为了不贬值,你的目标是不要冒任何风险,这是大资本的逻辑。这么多的钱不贬值非常难,它放到任何一个小蓄水池里都足以造成贬值。

比如一家公司市值一百亿,往里放十亿美金,根本容纳不下这么大资金体量,最后就被套住了。

现在,因为疫情还在扩散,美国经济很难恢复,靠什么确保美国经济不垮?印钱。印钱会造成一个社交的滞涨。避险需要足够大的蓄水池,需要未来足够大的盈利能力。不说赚多少钱,只要不要赔,才能当蓄水池。

大资本寻找投资标的,选择逻辑有两条:第一是蓄水池足够大,第二是风险足够小。而滞胀环境下,以前大多数保值的投资都失效,比如房地产、银行、贵金属等等。还剩下一个可以实现增值的地方:那就是优秀的、具有成长性的上市公司。因此,大资本选择上市公司投资的条件是:公司市值足够大,未来发展有保障。

美国大选就在于对社会的长期推动来自于科技,今天的总统一定要长期支持科技。拜登一上台中美关系大概率好转,资本的目标是自己做得更大,而不是打得你死我活。现在美国已经被困住了,美股已经畸形了,但需求还在涨,还在继续发钱,这些钱很多会流到大资本。

全世界只有一个地方,是这个时代最好的蓄水池—中国,只有中国还在涨。

《经济学人》有篇文章说,中国吸引资本有两大优势:第一,中国经济还在涨;第二,中国银行利率还不是负的。

3.未来的变革

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其实是疫情,解决疫情问题要的是团结,疫情结束之后,会有一轮科技的高速增长。

第一,科技重要凸显出来了;第二,科技会得到更多钱,因为大资本现在就信科技,未来十年我们很可能会进入一个高速增长期,高速的龙头叫做科技。

终极角度上来看,科技如何去推动社会发展,还是从社会的本质—演化论,这三者的汇集到最后都要变成社会化,所以这四个是社会最本质的东西,在未来这十年都会有巨大的变革。

第一,基础架构变了,原来是英特尔+AMD,现在是Nvidia+AMD。以前是单芯片的竞争,所以强调摩尔定律,未来是个芯片组的竞争,核心是异构计算,核心控制单元不重要了,反而支持性的辅助计算单元较异单元更重要,CPU不重要了,就造成英特尔的没落。

王煜全:失去对未来的思考,就丧失对未来掌控

此外,云的潜力千万不要低估,今天的谷歌云已经实现了三百多亿美金的年收入,利润是亚马逊利润的60%。不夸张地讲,十年之内,阿里云重新塑造阿里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第二,人工智能进入收获期。过去我们听了太多人工智能的故事,现在就问有钱赚没有,没有赚钱的人工智能就是耍流氓。

所以人工智能现在要考虑是如何收获,你的领域能不能引入人工智能,引入能不能立刻赚钱。

王煜全:失去对未来的思考,就丧失对未来掌控

第三,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科幻了,现在越来越多的黑科技已经普及了,同时黑科技进入社会速度在加快。

而未来企业LOGO会过时,企业专属形象会出现。你去中国移动不管全国多少个店,提供的都是统一的笑脸,而且只属于中移动,到联通就是另一张脸。

所以,未来不光是科技,还有文化,不光是实现能力,还有想象力,当你充满想象力的时候,就会发现把握未来机会的能力也变。以前未来属于那些懂技术的人,而未来属于用技术的人。

当机会能够从技术扩散出来时,社会就更公平了,因为人人都有机会,唯一束缚你的是想象力。当然,最本质的一定是文化的变化,中国已经开始有能够支持未来的科技, 也就是说,在未来更有生命力的是文化。

文化、科技是双向选择,当能够选出科技或文化胜出的时候,社会大概率会往上走。

但是,文化不是一尘不变的,也许我们正在酝酿一个更面向未来的文化。我认为最后中国在全球的科技领先一定伴随着的是文化的领先,中国在全球的科技的扩张一定伴随的是文化的扩张。

这种扩张并不是侵略式扩张,而是互相认同,因为它不是代表中国的文化,它是代表未来的文化,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谢谢大家!

未来终将来临,如果你没有能力想象后天,就一定会活在被别人定义好的未来之中。

失去对未来的思考力,就是丧失对未来的掌控力。

没有能力想象未来,就没有能力为即将到来的未来做准备。

不想被别人支配、不想丧失未来的定义权,就请留下你对未来的发问。

向未来提问,对时代发问。

👆扫码参与《2050未来议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华夏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bilin.com/4754.html

作者: 木易南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7139184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877546@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