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攻略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我们希望通过这档节目降低门槛,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我想去敦煌看看’的种子,这个目标的实现比我做一档成功的节目意义更大。”

“我们希望通过这档节目降低门槛,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我想去敦煌看看’的种子,这个目标的实现比我做一档成功的节目意义更大。”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一直以来,敦煌都是学界所崇尚的文化重地,但对于大众而言,似乎神秘而遥远。但在爱奇艺出品,知了青年制作,敦煌研究院指导的 聚焦敦煌的原创全景式人文探索节目《登场了!敦煌》中,由 汪涵担任敦煌探索团团长,与THE9-谢可寅、钱正昊李浩源一同组成“敦煌探索团”,以探索的形式解开了敦煌神秘的面纱,拉近了大众与它之间的距离,让不少人对这一方自然风光与人文宝藏兼具的地方充满了向往。

「广电独家」注意到,在每期节目最后,都有这样一行铿锵有力的大字——“每个中国人都要来一次敦煌”。“我们希望通过这档文化节目降低门槛,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我想去敦煌看看’的种子,这个目标的实现比我做成功一档节目的意义更大。” 爱奇艺沐心人文综艺工作室总经理、《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如是说道。

为了让这一愿景落地, 《登场了!敦煌》从今年1月中旬开始进行前期筹备,9月底进入正式拍摄,并在11月中旬顺利播出。在看似顺利的背后,导演组也遇到了诸多困难与挑战,外加从筹备到播出的间隔恰好是10个月,何冀兵便用“10月怀胎”形容整个内容孵化、创作过程。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展开全文

长周期的筹备、拍摄,也让导演组有了意外的收获。在采访的前几天,敦煌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我们见证了敦煌的夏、冬、秋3个季节,还记得第一次录制大家都穿的是短裤、短袖,第二次录制便有了秋意正浓、秋风瑟瑟的感觉,第三次录制晚上温度零下9度、10度,大家都已经把看家的御寒衣服全都拿出来捂上了,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创作过程。”何冀兵分享道。

长时间的筹备与外拍,不仅导演组在实地真实地感受到敦煌的季节变换,在节目中也呈现了敦煌时令的变化,在视觉呈现上也有了时间的跨度感。“第一期的外拍场景里树上还有绿叶,到了第二期节目中,学校周围一些转场的空境时可以看到全都是金黄的树林,再到之后的节目里,这些都变成了落叶,树木全都变成光秃秃的了,颇有大西北的特色。”在人文景观的实地考察中,亦有自然风光的真实记录,赋予观众双重的观看体验。

全景式体验探索敦煌文化,以青春之力重现历史荣光

《2019数字新青年研究报道》显示,新时代背景下成长的数字新青年热爱传统文化,近九成受访的年轻人表示对传统文化感兴趣。对针对这一文化传播缺口与年轻用户的文化诉求,爱奇艺在人文综艺领域拓维,推出了与敦煌这一超级IP深度绑定的《登场了!敦煌》。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原创全景式人文探索节目,这是《登场了!敦煌》的节目定位。对于“全景”这一概念罕见地运用到文化综艺当中,何冀兵解释其有三重含义——

第一重含义是,从以“莫高窟”为主的小敦煌到大敦煌的群体式表达。尽管《登场了!敦煌》每期节目都是围绕莫高窟的内容做主题延展,但导演组以敦煌莫高窟宝藏为起点,延展到敦煌文化的方方面面,从大国工匠到普通群众,从洞窟壁画到舞蹈、运动,最终将文化地标辐射到河西走廊,乃至整个大中华地区。

第二重含义是在覆盖敦煌整个地区之下的主题类型丰富性。据何冀兵介绍,“就算是同一个洞窟都可以引申出不同的主题,如音乐、美食、舞蹈等等。”对于主题的选择,导演组有两大基本原则:一是年轻人感兴趣,二是能够彰显敦煌的文化特殊性。

最终,导演组选择了匠心、飞天、运动、潮流、音乐、美食、风俗、英雄、色彩、文书等10个主题维度,结合纪实与真人秀拍摄手段为其量身定制了10种年轻化的打开方式,构成了敦煌文化的全景图样。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从目前所播出的两期节目来看,看窟——体验——致敬是单期主题节目的叙事逻辑。以第二期为例,通过参观洞窟感受历史飞天,再经由舞蹈、青春、时尚、艺术4个维度发散体验,最终以复刻舞蹈表演来致敬飞天,在由表及里的学习与创作中,以“敦煌探索团”及“敦煌有缘人”年轻化的视角解读敦煌文化,全面探索并致敬敦煌,实现全景化、年轻化诠释敦煌文化,真正做到以青春之力,重现历史荣光,最终以可感知、可探讨的方式深入触达用户。

第三重含义是节目立意层面的全景,“既关注到世俗生活,又关注到情感和精神信仰。”除了对于敦煌壁画、舞蹈等文化进行趣味科普,节目还展现了诸多“择一城终一事,择一事终一生”的匠人故事。如敦煌研究院文物修复专家、中国石窟修复第一人的李云鹤坚守64年,敦煌舞蹈教授高金荣年过八旬仍在坚持教授舞蹈,他们多年如一日的付出是敦煌匠人的精神缩影,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敦煌文化守护与传承的力量。

既有历史的沧桑和质感,又有现代的守护与传承,既有物质文化的真实体验,又有精神信仰的显现与尊崇,《登场了!敦煌》经由内容视域、主题类型、节目立意等维度,以青春的视角、真人秀综艺节目的形式穿插,将这些要义一一展现,最终让观众以全景的视角感受敦煌自身的历史荣光、文化底蕴。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先做敦煌人”的沉浸式创作,构建年轻代文化传输交流链条

目前所播出的两期节目可以看出,从未向游客开放的洞窟到与匠人级别的专家、学者进行的交流,《登场了!敦煌》里所呈现的这些内容都离不开敦煌研究院的协同与支持。

殊不知,此前以保护、研究为先的敦煌研究院鲜少与商业媒体进行合作。当《登场了!敦煌》打破这一惯例之后,不少业内人士前来询问缘由,何冀兵往往都会用这样一句话回复:“我们先做了敦煌人,才能有如此密切、深度、全方位的合作。”

对于“怎么去做一个敦煌人”这一命题,《登场了!敦煌》导演组起初选择以读书这一方式去了解敦煌的前世今生。 “前期策划的时候,团队几乎买到了市场上所有与敦煌有关的书籍,近2万块的书籍里没有一本是相同的。”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借助书籍对敦煌有了初步了解之后,导演组更是多次远赴西北,去到敦煌和当地人去结交,不谈工作,不谈合作,仅仅是为了透过他们去了解更真实的敦煌文化。不得不说,在“做敦煌人”的背后上,导演组下了不少苦功夫。有一个并不广为人知的故事是,今年,频繁地往返于北京与敦煌的何冀兵,曾为与敦煌研究院的院长见上一面,在当地专程等候3天。

“读了很多的书,在这里吃了很多顿饭,交了很多的朋友,就成为一个敦煌人,只有透过书本上的研读,透过现实生活当中的交往,你才可以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知晓1000年以前到今天,敦煌的变与不变。在做节目的时候,才可以信手拈来。”何冀兵总结道。

最终,这些来源于“成为敦煌人”的素材运用到了节目当中,“观众会看到很多这种可能1000年前我们才看得到的场景。在‘运动’这一集当中,你们会看到唐代的曲棍球是什么样子的?在‘风俗’这一期当中可能会看见1000年前的一场婚礼是怎么样的?”何冀兵说,“透过对中国的研读和了解,会发现在1000多年以前,在同样的一片土地之上,我们的先辈过的生活、衣食住行、喜怒哀乐,其实都是那么有意义,那么的充满灵感和充满魅力,这可归纳为‘历史上的荣光时刻’。”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在“先做敦煌人”的沉浸式创作体验中,导演组将这一份感知通过有趣的内容设计,反哺给探索团的嘉宾们,让他们通过参观、体验去领略、理解敦煌文化,并将这一份美好体验辐射向自身的粉丝群体。

以第二期节目为例,在敦煌探索团团长汪涵的带领下,THE9-谢可寅、钱正昊、李浩源3位敦煌实习生以及敦煌有缘人孟佳、张雪菡开启了一场探寻敦煌“飞天”的神秘之旅。进窟欣赏“双飞天”、认真学习敦煌舞、和中学生一起跳敦煌舞课间操、拍摄时尚感十足的敦煌飞天大片、克服困难演绎飞天舞台剧,通过亲身的参观与体验,真实地向观众展现了飞天的魅力与难度。

节目播出后,让导演组惊喜的是,起初是因THE9-谢可寅、钱正昊等嘉宾而观看节目的观众,看完之后他们纷纷表示深深地爱上了敦煌。此外,近日导演组还收到了一些国外反馈过来的信息,“海外华人家庭的孩子们看到这个节目都特别高兴,觉得这才是他们真的要追寻的根。这就是我的目的,挺开心的。”何冀兵告诉「广电独家」。当然,这一系列正向的舆情反馈也让导演组意识到, “去争夺更大的用户市场的时候,我们只要把最好的东西展现给到观众,他们一定会过来来追我们的内容。”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以导演组沉浸式创作为起点,以敦煌探索团为传输载体,向年轻受众输送广普性的敦煌文化,《登场了!敦煌》成功构建了向年轻代进行文化传输的交流链条。正如何冀兵所说,“从前期的策划到至今,核心想法始终是为年轻人而不是为文化人而做的节目,自然要用到年轻人喜欢的手法、明星、语境,让更多的年轻人来关注、喜欢、走进敦煌。在面临质疑与挑战的时候,我们会坚定不移地去走这样的一条道路。”

绑定超级文化IP,文化综艺进入2.0时代

今年以来,爱奇艺推出了《瑜你台上见》等文化综艺,如今正以《登场了!敦煌》作为实验样本,探索人文综艺的新出路。“这档节目代表着我们想求新、求变,想走不一样的道路,正在探索建立与年轻人之间更加接地气的连接方式,从生活的衣食住行、娱乐休闲等方面精准找到用户的需求所在,从而让文化综艺真正意义上起到文而化之的效果。”何冀兵说。

在文化综艺1.0时代,大都是与文化型KOL深度捆绑,做节目主题内容衍生,而《登场了!敦煌》则是以超级文化IP敦煌作为切入口。有着千年历史的敦煌,自汉代以来便是中国对外交往的一个重镇,更是因莫高窟的壁画和藏经洞闻名,历史文化博大精深,从而发散形成整个大敦煌地区的文化。在这一背景之下,使得《登场了!敦煌》在节目主题内容的深度、文化价值的广度、受众兴趣点的粘着上有着更强的广普性和生命力。

《登场了!敦煌》总制片人何冀兵:在年轻人心中种下一颗“想去敦煌”的种子

作为文化综艺2.0时代的开拓者,以敦煌文旅产业为支撑的《登场了!敦煌》释放出了新的行业信号——2.0时代文化综艺更注重文创、文博、文旅等产业之间的关联与协同,可类比的是,《青春有你》在市场上的成功是依托于当代选秀工业体系, “文化在与文博、文旅、文创这些产业相关联的过程中,不再单单是一档节目,更多的是与线下其他的产业产生了非常有必要的互动、更加亲密的关系。”何冀兵预判道。

回归到《登场了!敦煌》这档节目本身,谈及制作这档节目的感受,何冀兵用3个关键词来概括—— 有缘人、愿力以及扎根

节目中,像孟鹤堂、孟佳这样的飞行嘉宾被称为有缘人;节目之外,导演组对于“有缘人”这一个概念有更多的参悟。“我们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当中,方方面面的人是有缘。也正是因为有缘,我们才聚到一起来做这个节目,可以说‘不是有缘人不聚首’。”何冀兵还透露,起初节目组一度还为如今的悬泉客栈起名为“有缘人客栈”。

除了缘分,何冀兵认为愿力与扎根亦不可少。“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遇到的挑战太多,还是要有足够的愿力。我们经常鼓励自己说,做这个节目的历程就像莫高窟千年以来的命运多舛的经历一样,但最终它还是能够放光彩。所以说像我们这样全情深入到一个地方做节目,没有扎根的精神是做不出来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华夏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bilin.com/4966.html

作者: 木易南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7139184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877546@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