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应高度重视明年宏观经济面临的挑战

本报记者 范思立 徐蔚冰“迈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决定了战略转型和战略替换将是2021年经济运行的核心主题。”11月28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举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年度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模型——CMAFM模型预测认为,2021年由于经济的持续复苏和基数因素,各类宏观参数将全面反弹,全年GDP实际增速预计将达到8.1%,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将达到11.4%。

本报记者 范思立 徐蔚冰

“迈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决定了战略转型和战略替换将是2021年经济运行的核心主题。”11月28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举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年度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模型——CMAFM模型预测认为,2021年由于经济的持续复苏和基数因素,各类宏观参数将全面反弹,全年GDP实际增速预计将达到8.1%,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将达到11.4%。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表示,本期年度论坛聚焦“迈向双循环新格局的中国宏观经济”。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内外复杂因素叠加背景下中国重塑发展优势,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主动战略选择。首先,国内循环是根基,只有真正做好自己的事情,才能掌握发展的主动权。其次,提升产业链的核心是创新。一方面是技术创新,提高产业竞争力;另外一方面是制度创新,提升市场机制的完善程度,完善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此外,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与构建经济发展新格局互为推动力。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是我国经济闯过关口的迫切要求,是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国家战略。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是否能够完全常态化依然具有不确定性,战略转换带来的科技创新自立自强的布局、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性布局、国内大循环的畅通与短板的补足、扩大内需战略层面的启动等举措将引发2021年经济预期的改变,综合研判,明年宏观经济运行面临七大风险挑战。

一是外部环境的进一步复杂化可能冲击国内国际双循环。目前,全球不确定性指数、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指数等均处于历史高位,随着今年第四季度欧美疫情的再度恶化,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新政府的政策转向、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将重回政治舞台,外部不确定性可能再攀高峰,全球经济复苏节奏可能延迟。外需迟迟无法回归常态,即使我国出口总额可能无虞,但结构分化的压力持续存在也可能超出部分行业企业的承受能力。

二是总需求持续疲软。目前的需求复苏持续弱于供给复苏,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依然严重,可能制约进一步深度复苏的动力,扩大内需依然是今后一段时期内的重要战略基点。

三是结构分化较为严重,不同层面的短板效应可能会显现。疫情影响的异质性及疫后恢复的不同步导致经济内部结构分化严重,短板效应可能显化从而触及底线。不同于经济系统内的危机,外生疫情冲击下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不同群体、不同地区受影响的严重程度和脆弱性存在显著差异,尤其是疫情对特定经济活动和脆弱群体的冲击更为剧烈和持久,导致在总体经济回落过程中的结构分化现象严重,在政策退出的过程中,局部风险可能暴露。

四是就业压力依然较大,中等收入群体所受冲击可能滞后显现。由于吸纳就业的主力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且受疫情影响的持续期较长,使得失业率与总体经济增长的稳定关系受到破坏,实际失业风险远大于GDP跌幅所揭示的水平。疫情冲击造成了收入分配恶化问题,其经济影响可能在2021年逐步显化。

五是微观主体的积极性和活跃程度不高,经济复苏的微观基础尚不稳固。微观主体的积极性和活跃程度并不高不仅表现在民间投资为负、中小企业亏损压力大、地方基建进度缓慢、地方政府官员不作为现象依然存在,而且值得高度关注的是,疫情可能导致各类市场主体的行为模式发生剧烈调整、趋于保守。如果中期内居民消费行为、企业投资行为、政府行为都趋于过度“保守化”,必将制约明年经济复苏节奏和高质量发展。

六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加剧了市场主体的脆弱性,为应对疫情冲击,采取很多的特别举措,使得金融风险延后但加速累积。而2020年实施的各类超常规的疫情救助与经济纾困政策又必将在2021年陆续退出,货币政策常态化也是大势所趋,将对明年经济运行带来新问题,需要有前瞻性的应对举措,需要慎重考虑刀口平衡问题,使得金融信贷政策的退出保持相对平缓的节奏,加强市场沟通和预期引导。

七是“战略转换”“政策退出”产生的一定风险。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是否能够完全常态化,依然具有强烈的不确定性。这不仅取决于短期政策常态化的路径和战略转换的方式,也取决于政策退出过程中风险的控制。2021年是中国加快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期,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与传统战略的对接必将面临新旧战略转换所带来的调整成本。同时,在规模性政策的退出过程中,结构分化严重、冷热不均的情况很可能会导致短板效应显化、局部风险上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华夏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bilin.com/6195.html

作者: 木易南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7139184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877546@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